Do Less Be More|AMNUA微信美术馆·“设计咖”系列

摘要: 本期的设计咖邀请了来自荷兰乌得勒支艺术学院的奎多·德·波尔、文森特·德·波尔、普鲁克·普拉茨曼以及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的庞蕾,带来他们各自的设计作品并与大家分享他们的设计理念。

11-01 15:45 首页 AMNUA视野


本期的设计咖邀请了来自荷兰乌得勒支艺术学院的奎多·德·波尔、文森特·德·波尔、普鲁克·普拉茨曼以及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的庞蕾,带来他们各自的设计作品并与大家分享他们的设计理念。

 

打开设计师分享的音乐食用本期文章口感更佳喔



Vincent de boer  文森特·德·波尔




 

童年时期,文森特已经对字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在寻找漂亮而非凡的字体。几年后,在他开始在乌得勒支艺术学院学习平面设计之前,他对书法的兴趣就开始了。对书法的兴趣更多是因为一些研究:学习不同的工艺,概念和设计方法。在美术学院以外学习了几门书法课之后,他获悉作为一个左撇子,写书法是相当困难的,需要多加练习,练习的动力就更大了。

以出色的手写毕业设计完成了学业之后,他与两位合伙人成立了一个平面设计公司,称为机场(AIRPORT)工作室。他们做了一些视觉识别,活动海报和网站,给他们的简历增加了一系列有趣的国际性价值。

2015年,文森特决定离开他的设计公司,作为一个独立艺术家完全致力于他的书法实验。在他的工作室,他从事各种各样的项目,从委托的书法项目到自发的抽象作品。笔刷、字母表、对深度的联想和手写活动是他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Guido de boer  圭多·德·波尔





      作为一位独立的平面设计师,奎多为不同领域的客户工作,如阿姆斯特丹Melkweg、国立玻璃博物馆、阿尔特兹艺术学院等等。从他的作品中,你很快就会发现他的重点是手写字母和字体。

2011年圭多作为平面设计师毕业于乌得勒支艺术学院。在学习期间,性格、自发性和情绪对他的设计的确很重要,之后也是。他想给予设计一定的个性化陈述与外观,当然始终是与委托相一致的。

毕业后,奎多也开始了其他活动设计。像设计场景是如何组织的,年轻的天赋如何被曝光,以及在城市里手工作坊的实用性。这些问题很快被圭多转换成主动的行动——Vormplatform,kapitaal和High on Type,分别是一个年轻的创意人才在线平台,一个带有展览和讲座的丝网印刷车间,以及一个字体和书法工作坊及展览。对教育的兴趣转变为在荷兰多所艺术学院担任字体教师的几种作用。

同时,圭多的字体作品越来越表明自发的作品具有更多的空间。努力发声也变得更加重要。常常回到“什么是文本?”,“什么是形象?”诸如这样的话题。

 

 

Pluc Plaatsman  普鲁克·普拉茨曼




我的目标是成为关于结构的先锋和行动派,这种结构反映在创作的过程和你的“方法”的意识中。我试图在艺术教育中做到这一点,创作过程是冷静、有序和清晰的。让学生意识到在他们的工作过程中更多地了解和分析是非常有用的,我明白这是的一个挑战。

我目前专注于改善艺术教育中一直存在的工作流程,改善那些我认为在荷兰已过时的。

督促与引导学生扔掉他们所拥有的,也许是更有效解决设计问题的关键。

思想,想法和笔记的构成一直吸引着我。每天我都惊讶于它给我的惊奇结果。还有更多的发现!

我是一个研究者,从我自己的经历中学习。通过反思我的学习和我学到的东西,可以传递给他人。你可以考虑我的方法。


 

 

Pang Lei  庞蕾(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博士)


 

自2009年回归平面设计,开始自发的海报创作,接着从海报中发现丝网,从丝网中发现插画,从插画中发现“Happy”。近期作品的兴趣在于Happy Illustration,即以插画的方式记录和表达生活中的快乐,以快乐的方式表达艺术。

从荷兰设计展“社会能量”,“平面幸福”与“我和我和我自己工作坊”中逐渐感受到Happy design的魅力。喜欢使用鲜艳热烈的色彩,营造温暖、快乐、活泼、幸福的气氛,并找到了实现色彩独特魅力的最佳方式——丝网印刷,痴迷于由色彩与形状生成并不断衍生变化的幻觉世界。

把创作当作认识世界和自我的方式,不断从创作和关于创作的学习中收获艺术的真相,通过创作感受自由。从自身与国外设计师的差异性中感悟生命与艺术的真实,在这个平行的宇宙,我们相互反射,释放潜力,完善自我,享受生命带给自己的能量。


 


 

下面我们通过庞老师来向这三位来自荷兰的设计师提出一些相关问题。


 

Q:你们四人曾在设计学院共同举办了名为“平行的宇宙”的展览,请问这个名称有什么来由?

Lei:展览的名称是我提出的,他们觉得挺酷的。因为我们的日常距离很遥远,个人和生活背景的差异也很大,所以会有一种宇宙的感觉。然后大家平时都在做各自不同的事,是一种平行的关系,所以叫“平行的宇宙”。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平行宇宙中的一员。

 

 

Q:能简单介绍一下此次在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开设的工作坊的情况吗?

Lei:一共开设了三个不同内容和主题的工作坊,Guido,Vincent 和Pluc各教一个研究生班级。工作坊教学展出的是最终作品和过程介绍。有同学在课程报告中提到这是她们收获最大的工作坊。

1. Guido的荷兰设计研究工作坊。两周。平面设计专业研究生。

找出自己喜欢的一两位荷兰设计师,对他们与字体相关的作品展开研究,挖掘想法与作品的特点,再加入自己的理解与观点,为展览设计两幅海报。

2. Vincent的荷兰字体设计工作坊。三周。装饰艺术与公共艺术研究生等。

学习基本的手写罗马体。为设计一个新的字母、字型和字体打下基础。基于上一练习所学的手写体,设计自己的字母,目标在于最独特的字母的可能性。关注细节,关注自己的字母的哪一部分能转换成抽象的图象,作一幅且包含自己的字母全部特点的作品。

3. Pluc的荷兰设计方法工作坊。三周。设计学专业研究生。

学生通过学习Pluc的方法来抓住自己有价值的想法,制作魅力图表。通过写、画和交谈来练习思考。再把魅力视觉化,通过画、写笔记、使用色彩等,创作一幅个人研究思维导图。

 

 

Q:促成此次工作坊和展览的契机是什么?

Lei:Pluc和Vincent第一次来南艺做工作坊已是5年前了,当时vincent和朋友成立AIRPORT工作室不久,Pluc回荷兰后赴柏林发展。现在Vincent已离开了自己的公司,成为独立字体艺术家,Pulc从柏林回到荷兰发展,我差不多也是5年前和他们在南京告别后开始丝网实验,创作了近20幅丝网版作品。大家各自都有新的发展,展览是一件很自然的事。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作品展,大部分是原作,还有6幅墙画,站在展厅里能感受到由作品体现的艺术的真实。

 

 

Q:能简单介绍一下荷兰乌得勒支艺术学院的设计专业情况吗?

Pluc:我只能向你介绍他们是如何教育我这一代的。学习期间,我一直在关注发展我个人真正的风格。我们从个人的兴趣点展开工作,我们做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几乎做我们想要的一切!这的确影响了我的创造性思维方法。我希望他们现在变得更现代。设计的发展如此迅速,他们的任务是使教育与时俱进和保持关联。

 

 

Q:文森特、圭多、普鲁克三人属于一个设计团队吗?他们之间有分工合作吗?

Lei:他们在荷兰乌特勒支都有各自的工作室,都是独立设计师或艺术家。Vincent和Guido是三胞胎兄弟,还有一位哥哥从事科学工作。工作之余,Vincent和Guido与另外一位合伙人创立了High on type——一个从事书法教学、讲座与展览的平台。今年5月底,High on type在荷兰鹿特丹举办了自己的第一个All eyes on type设计节。在一个满地手写英文字装饰的空间中,活动包括1个欧洲字体邀请展,2个欧洲字体艺术家讲座,2个工作坊,他们为这个自己策划的设计节做了宣传动画、展览形象与导视,一周内完成了400张手写字体和视频编辑。

 

 

Q:文森特的字体作品风格鲜明,他的灵感来自于何处?

Vincent:我开始使用这种方法是因为左撇子的局限性。我不讨厌干笔刷制造的一切墨水污迹。这也是我灵感的来源:来自局限。还有:来自不同的书法风格及其系统。

 

 

 

Q:他们眼中的中文字是怎么样的?与英文有何异同?

Guido:展出作品的主题是过程,我专注于创造过程的不同阶段:草图、想法、(不)满意、反思、学习等。展览发生在中国,也是故事的一个重要部分,我们想告诉观众,中国的字体及特点通过哪种方式影响了我们。一位观众提到,观看一位来自另一种文化的艺术家或设计师如何用其他方式诠释你的字体很有趣。

 

Q:请问他们在字体设计方面有何自己的特有的方法和心得可以和我们分享?

Vincent:我的方法是:按照现有的书写系统,把它改成你自己的新风格。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同时学习和创作的好方法。

 

 

 

Q:在与他们的合作中,你有何感受可以和我们分享?

Lei:通过声音,表情与动作制造乐趣与搞笑是他们的一种日常,时刻保持着Have Fun的工作与生活状态,大多数时候他们在周末和下班后不工作。在欧洲,艺术的普及程度很高,人人都是艺术家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比如Pluc的家人都从事艺术,他的爸爸是位音乐工作者,个人账号上却是一幅幅自己创作的自画像。他的弟弟是做软件程序工作,亲手装修的家和杂志上的一样漂亮有范儿。欧洲年青人层面的当代文化艺术活动非常丰富,舞蹈、音乐、绘画、设计、电影、戏剧、展览、讲座、工作坊等等。当代音乐在生活中的比重很大,教堂,广场,草地,酒吧,甚至地铁车厢里每天频繁上演。欧洲的教育基于一种共识,即每个人是不同的,每个人将自己的独特性发挥到极致,实现自己的价值。因此,一些文化艺术活动的质量很高。认识到自己的价值并坚持下去是很重要的,每个人都具有通过自转刮起龙卷风的可能性。他们几乎不转发别人的帖子,只发布自己的作品或相关信息,每个人都是独立的自媒体。工作效率很高,思路清晰,很少有选择困难,尽可能想到就去做,要做就做好。创作是一种无止境的研究,不是为了比赛或者要完成什么任务,为什么画?画什么?怎么画?画多大?画多少?画多久?都是自己的事。任何事你只要去做就明白了,问题主要来自不做,Do less be more。不同文化的交流常常会相互带来一些积极的力量,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暗藏着巨大的潜能。

 

“平行的宇宙”的展览现场

 

非常感谢三人的精彩回答,请关注“AMNUA微信美术馆|设计咖”的观众们能通过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微信公共号继续支持和参与到我们这个栏目,谢谢!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AMNUA数字展厅;

  • 为保证流畅体验,建议在wifi环境中观看;

  • 文章版权归AMNUA视野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首页 - AMNUA视野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