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路苍茫之三 』山南,满挂着藏民族的历史画卷 | 郝敬东

摘要: 新媒体管家山南,满挂着藏民族的历史画卷22吃过早餐店用高压锅煮的面条,我们前往山南。车子依傍着雅鲁藏布江逶迤

11-01 00:08 首页 保康


 2017年10月11日  总第941期  保康微信平台


『 西路苍茫之三 』


山南,

满挂着藏民族的历史画卷


郝敬东


22

藏民族的发源地——琼结县城一角


吃过早餐店用高压锅煮的面条,我们前往山南。

车子依傍着雅鲁藏布江逶迤西进,从昨天进入米林、朗县到现在经过加查、桑日去泽当,沿线拉(萨)林(芝)铁路建设如火如荼,沟壑里,峡谷间,藏寨边,皆有施工人员忙碌的身影,皆有工程设备出力的轰鸣,或掘山洞,或架桥梁,或铺路基,是我们行进西路以来看到的最火热、最浩大、最长线的建设场面。

又见水电开发工地。在加查,号称“雅鲁藏布江第一坝”的施工现场,浇灌设备高耸入云,运输车辆来回奔驰,飞扬的尘土弥漫了河谷的半个天空。水,当然的浑浊;山,仍是少草无树,荒凉不忍卒看。可是,公路边却竖立着“青山绿水蓝天,共创美好生态”的砺志牌。是啊,人们都想处理好开发与保护的关系,但既得利益又总是让人们顾此失彼。所以很多时候,人们只能把美好的希望寄托在砺志牌上。

为了避免翻越海拔5088米的布丹拉山,我们改走新开通的桑(日)加(查)公路。新路开凿在达沽峡谷的山壁上,谷底江水湍急,山顶雪峰耸峙,路面没有硬化,车子颠簸剧烈。虽是抄了30公里近路,却跑得一路紧张,颠得人仰马翻。车出达沽峡谷,天地豁然开朗,河谷两岸,人工种植的大叶柳,树干粗壮,排列整齐;路边有了不少藏居,田里的青稞青黄不一,竟有几块晚开的油菜花点缀在开阔的谷野上。山无树,天很蓝,白云静浮像朵朵棉花。


23

西路队友与时任琼结县委书记杨兴铭同志(左六)合影,右六为作者


中午到达泽当,兴铭以藏族礼仪迎接我们一一献上哈达并合影留念。席间,安排好我们去琼结参观的内容,他解释下午有要务,抱歉不能相陪。

    泽当至琼结县城仅有20多公里。公路两旁,农田沟渠整齐划一,因为有水灌溉,青稞灌浆饱满,玉米长势喜人。明胜(琼结常务副县长,襄阳援藏干部)领着我们先去参观光伏发电项目。 

光伏发电听说过没见过,今日得以一见,感到它的确是为西部量身定制的好项目。青藏高原空气洁净,阳光充足,尤其是山南地区纬度低、降雨少,太阳辐射强,是中国日照时数最多的地区之一。兴铭赴琼结任职后,千方百计以资源引资金,在寸草不生的荒岗上兴办了装机4万千瓦的光伏发电项目,目前首期装机1万千瓦已并网发电。眼前占地百余亩的多晶硅太阳能电池板,密密麻麻,通体浅黑,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煞是壮观。


24

襄阳对口援藏的山南地区琼结县光伏发电站


      接着,我们去参观藏王墓。墓群背靠丕惹山,前临雅砻河,目前保存尚好的陵墓有9座,占地约1万平方米。真没想到,吐蕃王朝从第29代至第40代(末代)赞普(吐蕃君长的称号)、大臣及王妃的墓葬,竟然在琼结。这使我们一下子感到了琼结历史的厚重。

我们知道吐蕃是西藏历史上创立的第一个政权,但不知道其最早的都城在琼结,更不知道是松赞干布统一西藏高原使吐蕃崛起后才把都城从琼结迁到了拉萨。但是,松赞干布去世后又葬回了琼结。站在他的陵寝封土堆上,四望周遭,但见雅砻河清流蜿蜒,两岸土地平旷肥沃,丕惹山透着一种灵气。这样的一方风水宝地,怎会不成为吐蕃王朝的兴基立业之地呢?

 琼结二字,藏语意为“房角悬起多层”。房角多层悬起,那必是豪华的王宫啊。果然,导游介绍,从第9代到第15代赞普时期,琼结的青瓦山上先后修建过6座王宫;6世纪末,甚至建起了西藏最早的城堡,从那个时候开始,琼结便是吐蕃的政治、经济、文化活动中心。可以说,古代藏民族的发祥之地就在琼结。因之于此吧,确立了吐蕃政治、文化、军事、经济、法律制度,堪为吐蕃立国之君的松赞干布,在回归天国之后,依然要把自己葬在这个“房角悬起多层”的地方。当然,这其中或许有他要与前世赞普们永远在一起的愿望,但恐怕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深深眷恋着为自己开辟大吐蕃疆域提供坚实支撑的雅砻河谷吧。

今天看来,呈四方形筑垒的松赞干布陵寝,仍是整个墓群的主墓,墓顶边和墓脚分别修筑了里、外、中三重围墙,墓顶甚至建有佛堂,供奉着松赞干布、赤尊公主、文成公主和三世佛(释迦牟尼佛、东方药师佛、西方阿弥陀佛)等塑像。传说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功高盖世,他们去世后分别化身为无量光佛和绿度母,完全有资格被供奉于佛堂。千百年来,千里匍匐磕拜而来的藏民不绝于途,虔诚敬祭的酥油灯长明不灭。据说,为其守墓的藏人,历代朝廷都是免征税捐的。

对于这样一位有功于藏族发展和藏、汉民族团结的藏王,我是带着一种无限的崇敬走进佛堂的。在堂前望着香炉里的缭缭青烟,吐蕃王朝那曾经的繁荣与鼎盛好像穿过了时光隧道展现在我的眼前,那曾经踏遍青藏高原甚至奔袭过中原的金戈铁马亦仿佛啸啸嘶鸣在我的耳边……遥想古藏,多少不可一世的王者在历史的星空中仅仅滴下几粒雨痕便很快蒸发在了茫茫高原。而松赞干布的丰功伟绩,我想永远也不会被历史的尘埃掩去其辉耀千秋的光芒!


25

藏王井——传说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用过井里的水


在县城北端的山脚下,我们还瞻仰了五世达赖喇嘛洛桑嘉措的故居遗址(琼结正在借此打造旅游星级项目)。五世达赖于1617年7月出生在琼结钦瓦达则宫。他是一位有着高超医术的高僧,靠贤良的品行,拯济众生,扶兴佛法,为全藏大大小小的黄教寺院亲自确立住寺名额,颁布内部组织机构、僧官任免制度、喇嘛学经程序、寺内纪律仪式等等。史称在他与四世班禅的共同治理下,西藏出现了少有的盛世,故而他倍受全藏爱戴,更得到了天朝的嘉许。

这就使我更加惊奇了——琼结,该是怎样的地灵人杰啊!

西藏是那样的高天阔土,地域广大,罕有的高原大德大慧怎会单单诞生在琼结呢?且是转世“灵童”——那是需要多个复杂程序、异样神秘寻访、多方斡旋甚至博弈认定,才会最后坐床典礼、师从高僧、苦学大成的啊。而久治雪域、大成于藏的达赖喇嘛,在漫长的西藏历史上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的。可是,富有建树、全藏称道的五世达赖洛桑嘉措,他稚嫩的第一声哭泣偏偏就留在了琼结的雅砻河畔,他蹒跚的第一次试步偏偏就走在了琼结的土地上,他咿哑学语的最初时光偏偏就消散在了琼结的天地里……

人的一生,不知要游历多少名胜古迹抑或宫殿楼台,而真正留在记忆深处的可能廖若晨星。但是,琼结,却让我深深沉浸在了一个王朝的背影之中。也许,在西藏的大天大地、大山大峡里,琼结只是一方小家碧玉,但在这里,我却看到了悬挂在雪域之巅的一幅栩栩如生的历史画卷。


26

融合了藏、汉、印三种建筑风格的桑耶寺,是全藏第一座藏传佛教寺庙


人说,到山南而不去桑耶寺就等于没到山南。作为藏传佛教的第一座寺庙,桑耶寺是许多人心目中的信仰之地。我们虽无佛教信仰,但同样也不能免俗不去桑耶寺。

桑耶寺位于山南扎囊县。南出泽当,东过雅鲁藏布江大桥,车子沿江北上。江滩有成块的人工大叶柳,公路右侧的低山有些固沙草,除此之外,一望无际的大小山峰寸草不生。江滩无柳的地方便是沙的天堂,风将一处处白中透黄的沙滩变成了一幅幅轮廓清晰、线条细腻的写生画。有的山湾处沙已成丘,不知是什么魔力,把那么细的沙送上了半山,又不知是什么魅力可以把那么细的沙留在山上。一座座山峰像经过岁月风霜的老人的脸,沟壑遍布,印痕深深。整座整座的石山,看上去像是被泼过了硫酸,枯腐,疏松,想必那是经天寒地冻、强光暴晒、雨淋风吹而在走向了石漠化吧。

沙漠化、石漠化给高原带来的沧桑与荒凉,看着会有一种心痛。但前方就有了一簇树,树间里有一条街,街是桑耶镇。镇因桑耶寺而兴,街面不大却僧俗藏人众多(是我们入藏后看到的藏人最集中的地方),他们安静地穿梭于商铺、寺院,满脸真诚,一派安祥。

我们走进桑耶寺的围墙院门,迎面是以乌孜大殿为中心的主殿,从楼阁设置上看,殿为三层,但高度却相当于五层楼台,加之红、黄、绿搭配的建筑外观色彩鲜艳,主殿、辅堂、佛塔布局精巧,整个寺院显得气象万千,颇为壮丽。

导游是个藏族中年汉子,他低沉而带有浓重藏味的普通话,只有仔细听才听得清。我紧跟其后,启用手机录音功能,得到了一些他的讲解。他说,桑耶寺始建于公元8世纪中叶的吐蕃王朝,是西藏历史上第一座集佛、法、僧三宝为一体的寺庙,整个寺庙按照佛教的宇宙观进行布局,主殿的底层为藏式,中层为汉式,上层为印度梵式,因为融合了藏、汉、印三种建筑风格,所以又称“三样寺”;又因为它的历史早于布达拉宫而地位崇高,很多藏人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来一趟桑耶寺;一年四季都有包括从川西、青海远道而来的朝拜者,背着行囊,满脸尘垢,无限疲惫,但内心却充满着喜悦。

导游领着我们一层一层地进到各个殿堂,每层空间都很高,而且第二、三层面向西南一侧还建有低于殿堂的宽敞阳台,使光线能够进入殿内,不致阴暗。

令我惊叹的是,几乎所有殿堂的回廊壁面上,都有用西藏本土天然植物涂料绘制的画饰。题材涉及宗教、政治、历史、文化、社会生活等多个领域,或为自然景观,或为历史典故,或为藏族舞蹈、体育竞技等等,既有藏地山水风光、藏人狩猎场面以及各类动物形象,又有佛经教义、神话传说、历史故事描绘。尤其是中层廊道上长达92米的“西藏史画”,画幅精美,内容庞大,从罗刹女与神猴结合繁衍藏族的远古传说开始,直到九世达赖创立业绩结束,堪称一部壮阔的“西藏绘画史记”。而大殿东门左侧回廊的壁画,以连环画的布局形式,详细描绘桑耶寺兴建的过程。其中寺院竣工时,藏王赤松德赞亲临现场主持开光大典,场面盛大而喜庆。此外,还有西藏各部落的兴衰、吐蕃首位君王聂赤赞普的生活、佛经自天而降传入西藏、松赞干布统一西藏以及迎娶赤尊公主和文成公主、大昭寺的兴建、金城公主进藏图、王子宴前认舅、朗达玛灭佛等等,可谓浩如烟海,洋洋大观,简直就是一部西藏史的演绎与布展。

    这些壁画虽然涂料皆为深蓝、紫红、青灰、土黄等冷暗颜色,且因年代久远看上去不够鲜亮,但其表现手法生动活泼,装饰趣味古朴浓郁,不仅契合了整个寺院殿堂的氛围,而且鲜活再现了藏民族千百年来的王朝更迭、政教生态和民俗风情,引人入胜地把我们的思绪拉向了历史深处。


27

耶寺前手捧鲜花与手握法轮的藏族妇女


在第二层殿堂南侧的“莲花生传记”壁画下,导游指着一只手掌印说,这是莲花生带莲花纹的手掌印,只有佛法无边的高僧才会有这种莲花纹掌印。莲花生本是印度高僧,却把佛教密宗传入西藏,深受藏族人民爱戴。而且桑耶寺就是在他的统领下历时12个春秋兴建的。传说莲花生是被藏王赤松德赞请来修建寺庙、调伏妖魔的,为让藏王见到未来寺庙景象,他以法力在手心幻化出寺院的幻影,引得藏王一声惊呼“桑耶!”(出乎意料的意思)于是,桑耶寺由此有了千古不变的名号。导游还即兴讲了一些莲花生建寺的奇闻异趣,说是建寺劳力不够,白天人建,夜晚神建(为莲花生使法所引);又说寺庙建到一半时,由于花费过大,国库空虚,藏王忧心,莲花生告诉藏王只要与墨竹龙王结成好友就可得到支持。于是,藏王连续数日亲陪莲花生到墨竹湖边修法,终于感动龙王送来砂金,助寺顺利建成。

听着导游这神话般的典故传说,走过一个个曲径通幽的回廊与殿堂,那一幅幅精美绝伦的壁画,那一尊尊造型夸张的佛像和护法神像,那一盏盏长明不灭的酥油灯,那一声声低沉浑厚但铿锵入耳的僧人与信徒们的诵经声,一如层层拨开的迷雾,使我对藏传佛教的神秘有了一丝了解,对藏人的信仰崇拜有了一种理解。想想,一种延续千年而不衰甚至历久弥坚的宗教信仰,能够在世界屋脊成为一种渗透整个民族灵魂的支柱,成为一种主导人们精神世界的力量,你除了不得不叹服其伟大、神奇之外,就是再也不会觉得藏胞的虔诚信仰是一种愚忠,再也不会认为那么多不远千里、五体投地、三步一磕的朝圣者是一种自虐,再也不会不理解藏胞不求今生、但祈来世的“苦行僧”式的生存与生活方式。

的确,在西藏,我们看到的藏胞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脸上都无悲苦之色,行踪总是淡定从容,举手投足一派安祥,彼此交往真心诚意;人人乐观通达,个个能歌善舞,而且歌是欢歌,舞是群舞;无有悲歌,无有哀乐(yue)。我想,一个没有悲歌哀乐的民族,一定是因为这个民族的信仰支柱坚实,一定是因为这个民族的精神体格健康。生活在高寒缺氧之极地,哪能无悲无苦,但却不以为悲,不以为苦——人生即苦,无限轮回——真正悟透个中禅机的乃是心中有佛之藏人也。

其实,佛教早在前秦与魏晋时期就在中国大地盛行,北魏崔鸿《十六国春秋》记载,坚(即前秦世祖宣昭皇帝苻坚)曰:“朕闻西域有鸠摩罗什,襄国有释道安,神清气足,方欲致之,以辅朕躬。”当时,佛教学者释道安在襄阳建寺弘法,成效卓著,以致苻坚欲邀辅政;还有敦煌的莫高窟与洛阳的龙门石窟亦是明证。而在大唐鼎盛时期,文成公主远嫁西藏最贵重的陪嫁也是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可是,一个好的信仰,却在一个民族强盛之后而逐步被糟蹋、遗弃、异化,甚至沉沦湮灭、破败无修。如今,又有多少人想到一个民族要继承的应是这个民族强盛时期的精神信仰呢。世界上无论哪个民族都有着自己民族的标榜,而其族民也都在热爱着自己的民族,但是,汉民族还是不是这个地球上最优秀的民族呢?目下大地,逐利为赢、欺诈成风、奴颜少节、浮躁尘嚣的“无信仰”状况,与传统的诚信、信仰、荣誉背道而驰,更与藏民族对佛的虔诚和坚定信仰相去甚远。我不得不说,神州信仰体系维修真的是迫在眉睫了。西藏辽阔,却并不空落,生存环境恶劣,藏民们却能以人生即苦、以苦为乐的来世观念去分享和守护这片净土的美丽,独树一帜地去坚守一个民族的精神信仰,这对于我们维修信仰体系,实在是极具借鉴意义。 


28

载着我们远征西路的车辆,也在藏地留下一个靓影吧


在返回泽当的路上,我还这样思考,为什么开发历史愈早的地方,用现代世俗的眼光看愈是落后。历史上的黄河西部流域辉煌无比,现在却生态脆弱,经济落后于东南;楼兰古国曾经神奇富甲西域,如今却掩埋于沙漠不知所终。而山南呢,现在虽不至于落后整个西藏,但纵向比较,我们就不得不浩叹它的历史多姿多彩,它的前生辉耀高原。

在藏民族的历史上,山南是个特别有故事的地方,许多全藏“第一”让山南引以自豪。西藏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夏宫),就在泽当附近的扎西次仁山上,这座见证西藏走向文明的标志性建筑,其殿内的壁画生动描绘的第一位藏王开疆拓土、第一块农田垦植耕种、第一次家养野生牦牛的故事,是在山南的土地上演绎、引领、示范并受益整个青藏高原的。从一些遗址和史料中,我们还可获知,西藏的第一个奴隶制政权——吐蕃王朝,第一个教派——宁玛教派,第一位女活佛——桑顶多吉帕姆,第一批宗府——乃东宗,第一座佛堂——昌珠寺,第一部经书——《邦贡恰加》,第一部藏戏——《巴嘎布》,第一座庄园——朗赛岭庄园……当然,还有前文已述的藏王墓、桑耶寺,无一不都是以全藏“第一”的盛誉在山南的土地上诞生、传播并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这些“第一”凝结了藏民族博大精深的智慧,集聚了古藏人毕生倾注的心血,所展现的藏民族发祥地的底蕴是那样灿烂而厚重,所凸显的藏民族屹立世界屋脊千年不衰的奇迹是那样发人深省。

岁月流转,历史变迁。尽管前生的山南开发过度,现在看上去不是满目青山绿水。可是,它仍不乏传奇的神山圣湖,不乏壮美的湖光山色。如全藏四大神山就有贡嘎甲桑秋布日、桑耶哈布日、泽当贡布日三座落户在山南;而位列西藏三大圣湖之首的羊卓雍湖、富有传奇色彩的拉姆纳错湖(西藏历代达赖、班禅等大活佛的转世灵童都需在拉姆纳错观湖卜相、以受神示)、好似一弯月亮的苯教圣湖哲古湖,皆如上天赐予藏地的宝境,镶嵌在山南的雪山草原间,吸引着络绎不绝的朝拜信徒。还有西藏历史上的许多杰出人物,如吐蕃第一位君王聂赤赞普、颇有建树的五世达赖洛桑嘉措、写下著名情诗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佛教格鲁派领袖十二世达赖成烈嘉措等等,也都如雪域高原的巨星诞生在神奇的山南之隅,令藏人缅怀、膜拜。

一路山南,一路浩叹,徜徉于这个藏民族发育的摇篮,畅游于这条藏文化发轫的先河,我似乎触摸到了西藏正在歌唱的灵魂!



| 作者


作者在雅鲁藏布江山南段留影


郝敬东,1962年6月出生于保康店垭,曾供职于保康县委办公室,1997年调襄阳市工作,现任市委政策研究室(市改革办)副主任,喜爱业余散文创作,有多篇散文在全国各类报刊发表。


| 关注


投稿165355727@qq.com


首页 - 保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