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正在偷偷惩罚,那些提前透支身体的人

摘要: 深夜十点,陪你读书。

10-30 01:33 首页 十点读书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维维朗读音频

  

文 | 李菁

十月,整个身体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鸟雁结群衔队,地上的人各自生存。


身体上的病痛有时会毫无征兆地出现,让人深陷于荒野的无尽之中。很长一段时间害怕晚夜,担心冗长的失眠和无力。


某个夜里十一点,试图让自己入睡。双手交好负于被面,闭上眼,闭上汹涌而来的痛苦。


无能为力。那些可怕的怪兽又开始侵入我的身体,喉咙开始哽咽,手心发热,心慌心悸,呼吸急促。


有时候身体的病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内心对于病痛的极度焦灼紧张和大面积的无力感。


我开始陷入连续的自责中,不断地自我否定,焦虑、抑郁伴随着巨大的恐慌,当濒死感又快占满我的大脑时,我叫醒了深夜熟睡的母亲。


“我害怕,喘不过气,来陪陪我吧。”


 后半夜我和母亲躺在一张床上,她环抱着我,用手轻拍我的背。


“菁菁,乖。菁菁乖。我的菁菁要睡觉了。”


这种温暖的声音贯穿着我的整个童年。幼年顽皮睡不着觉的时候,母亲也是如此哄着我入睡。母亲是万马群涌的一弯暖流,在我身上缓缓注入她的力量。



有母亲在身边,我不至于恐惧,但依然心跳加快,晕眩感一波一波辐射。为了分散我对病痛的注意力,母亲与我不停说话,我痴痴呆呆地答着。


我终于明白内心患上疾病比肉体来得更痛苦,因为发病的时候,大脑根本就不受意识控制,一层厚而坚韧的阴翳覆盖着身体。


如同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让人随时处于窒息的边缘。


我想起曾经面对患抑郁症的朋友时说出的话:“你不要想那些不快乐的事情,你要振作。”


但是她们告诉我,这样的负面能量自己根本无法抵抗。


以前我无法体会,但那个夜晚我才觉知精神的紊乱与极度焦虑是非常可怕的,像是独自一人在深夜的海上航行。


狂风骤雨,你根本不知道承载着你的这艘小帆能否抵御这样的侵袭。

 

我急迫地等待天明,反复探看时间。

 

凌晨一点,我拨通了女医生的电话。她用缓慢温柔的声音安抚我,教我用深呼吸去调节自己的心率。


在一呼一吸之间,我的心跳渐渐不那么急促了。

 

三点,母亲带我在阳台上呼吸新鲜的空气。


家乡的夜好静,能听到流水的哗哗声,鸟鸣的喳喳声,田间不知名的呱呱声,自然之音也在试图疗愈我。


它们都是从小伴我长大的伙伴,见我如今病痛缠身,也心疼起我。


在无眠之夜听宁静的自然虫鸣风水声,是让人安住在真实的存在中,与周身一切物体合二为一,汹涌逐渐归于平静。


凌晨四点,我回到房间。


我不知道自己是多久睡去的,只记得母亲一直抱着我,用手轻轻拍打着我的肩膀。


如果没有母亲的陪伴,我不知如何才能度过这个夜晚。

 

后来去检查身体,才知道所有的症状都源于我患上了颈椎病。


颈椎就像一棵大树的根部,是人体的十字路口,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大椎不通,气血不能上于头部,会引起头痛、头晕、失眠、健忘、眼花。


因自己常年伏案阅读写作,没有注意正确的坐姿,日积月累,颈椎一点点变形,终成生理曲度变直。


医生嘱咐,颈椎病并不是立刻能通过药物治好的病,需要做颈部牵引、推拿、按摩,最重要的是不能长时间低头工作。


多做颈部运动,长期坚持下来,颈椎病才能改善。


回家之后,我每天做牵引、颈部操,按摩、贴膏药,练习八段锦,喝大量的白开水,查阅各种治疗颈椎病的方子,养生的知识。



朋友说我二十几岁过上了五十几岁人的生活。


开始的时候我也焦虑,但渐渐也乐观起来,觉得应该感谢这次病痛,才让我觉知到了健康的珍贵。

 

父亲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有营养的菜肴,早上给我熬不同颜色的粥。


母亲每天上午榨红萝卜汁,午后是姜煮红糖。


晚上睡前父亲又用苍耳子熬的药给我泡脚祛寒气。


他们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只要有他们在身边,我永远都是那个有人庇佑着的小姑娘。

 

近乎一个月的时间,我没有写文,没有读书,没有拍照。我爱它们,可是我知道暂时需要放空自己。


什么都不做,听雨打在樟树叶子上的吧嗒声,感受风抚摸脸颊的轻柔,晴好丽日时去田野里去晒晒太阳。


从阳台看近处金黄的稻田与远处的青山,发着呆,然后想念那个在远方的爱人。


他说:“不要害怕,等我回来。”


这样的话语如秋日暖阳,在我最倍感无力的日子带给了我振作的力量。


等待的过程中,我心中始终怀有对当下的热爱与不久后相见的期许。

 

我开始关注自己身体每一个细微的疼痛,以及由疼痛到康复的变化。

 

不看书的时候我就用手机听听电台节目或线上课程。这样的聆听让我更加明白,珍惜当下的重要。


我会在每天晚上十一点之前入睡,十年如一日的熬夜已经让身体对我发出警报。


我再也不敢借着实现目标的幌子去一点点残害自己最珍贵的身体。


一段时间的失眠后,我渐渐恢复到正常。朋友们心疼我,给我寄来了各种各样治疗颈椎的枕头:护颈枕、乳胶枕、黄豆枕。


常年右侧卧的睡觉姿势改成仰卧。


闭上双眼,抛开那些负能量的思绪,脑海里会为自己画一幅画面。



我与他坐在绿色的草地上,画面是我们的背影,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眼前是一片蔚蓝色的宁静大海。


这样的幻象有神奇的助眠功效,继而很快进入甜美的梦。

 

半个月后,我的身体有了好转,治愈我的并不是药物,而是人世间最珍贵的爱。


父母的爱,恋人的爱,友人的爱,最重要的是自己的爱。


今日清晨,我翻开艾克哈特·托利的《幸运之书》,正好看到这行字:


即便是在看起来最无法接受、最苦不堪言的情况下,依旧隐藏着深层的善,每一场灾难也都包含着恩典的种子。


生命绝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坚不可摧,也不会如我们害怕的那样脆弱。


身体的慢性疼痛是我们最严厉的人生导师之一。


我们总是要等到身体某个部位出现问题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器官在我们身体中的存在与重要。


惟有珍惜当下,爱自己的每一寸肌肤与血液,才能让自己心安。


拥抱内心的那个自己,轻轻地告诉她:“对不起,我遗忘你太久了,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爱你。


自爱,无须等待。


十点君说


在快节奏的生活里,我们得到的常常不是追求和奋斗的充实感,而是生活的压力、焦虑以及日渐孱弱的身体。


面对日复一日的疲倦和抑郁,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情感安放和发泄的地方。


十点君认识很多朋友,他们都用自己浪漫的生活方式来对抗这些现实的残酷。每次看到他们的生活,自己就像充了电一样,重新找到力量。


后来,我和团队的小伙伴策划了一档《理想生活》的节目,把天涯海角各种有意思的生活方式拍摄出来。


其中有带着一条狗环游世界的肥虫、放弃体制工作到新的城市开书店的女贼、用手绘记录在大理生活点滴的英国插画师Jason等。


今天十点君想和大家分享音乐人嵇翔的故事,对他来说,音乐和拉萨可以帮助他放逐灵魂与身体。


视频很短,只有七分钟,但在这七分钟里,你将连接到另一种可爱的生活。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关注十点视频

观看往期《理想生活》,遇见有趣的灵魂

-背景音乐-

愚青《旧词》

-作者-

李菁,笔名吧啦,80后湘西灵气女子。艺术硕士,曾为大学教师,现为自由写作者,自由摄影师 。已出版散文随笔集《见素》,短篇故事集《当茉遇见莉》。最新励志随笔集《你的人生终将闪耀》正在热卖中。个人微信ID:yujianlijing。公众号: 遇见吧啦。本文首发十点读书,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维维,主持人,知性而有温度的声音,为您传情达意。个人微信公众号ID:维维fm;微信号ID:wwfm1018;新浪微博:维维fm1018。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回复“晚安”,十点君送你一张晚安心语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十点视频更多精彩


首页 - 十点读书 的更多文章: